朱学渊:北京成“救国”或“毁党”的陷阱-


【4月30日讯】香港《成报》报道:“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以及退休一个月的朱镕基、李鹏,以及大批已从党政军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政界老人、家属或遗孀,都已被安排暂时疏散离开北京。”而这条消息已被证实,身为江泽民先生在上海露面了。退休的党国要人去“避疫”,是无可指责的。但坐在“军委主席”交椅上的江泽民,连屁股连板凳,一起端到上海去,也就太不象话了。这位权重而轻浮的“军委主席”别说“带枪的敌人”,就连“不带枪的病毒”也抗不住。

自从“6.4”以来,共产党的心病就是怕“动乱”,它的基本国策是:“稳定就是一切”。换言之,只要不发生“动乱”,一切“吃喝嫖赌贪”都可以容忍。于是发生了举国的腐败,无法治理。有人说,真肃贪,党要死;不肃贪,国要亡。然而,共产党封杀舆论,居然又维持了10几年。但长此下去,总有最后的一根小稻草,会压死这头大骆驼,而“非典”就有那幺点味道。

当然,“非典”并非是共产党制造的,但却又是它放纵了的。据说3月1日,北京市就发现了第1例病人,而且“上报了中央”,请示是否要报告“世界卫生组织”(WHO),但“中央”却以为“开好两会”的“花架子”更重要。想不到开完了会,“非典”就扩散了;再封锁了半个月的消息,事情就不可收拾。弹冠相庆的快乐气氛一扫而空,江泽民也就拍拍屁股溜了。

这次异见人士非但没有“幸灾乐祸”,反倒有许多人表达要和政府“共渡时艰”。而问题倒是出在共产党内部,在大难临头的时候,它非但拿不定主意,还有算不请的“利害”。那就是当胡锦涛、温家宝提出要停止撒谎的时候,那个“9人常委会”却明白:“我党是靠谎言维持的”。因此他们也就拿不准:胡、温的主意是在“救国”,还是在“毁党”?

这又象是在“戊戌变法”时,保守派说光绪和康梁是在“救中国”,而不是在“救大清”。如果把事情定位在“救国必然毁党”的份上,共产党就象“大清朝”一样朽烂不堪了。也因此,当胡、温二人和见义勇为的吴仪女士开始行动时,“江家党”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;一个星期过去,见天下并没有大乱,于是一个一个地从政治防空洞里出来“指导工作”了。

今天又有人在说“三个代表”了,而最荒唐是那位广东来的李长春,竟提出“发扬民族精神”来抵抗“非典”;莫非世界上又有什幺“非我族类”要来谋害中华民族了?CCTV刚播完他的这番话,又报告美国某药厂将于数月内制出特效药的好消息来安慰人心。于是大家就该先想好:将来究竟是吃李长春的“民族药”呢?还是吃美国的“特效药”。

我想,李长春的这些话,倒很可以变成一个陷阱。那就是,如果胡、温把事情办好了,就是“三个代表”和“民族精神”胜利了;如果他们出了纰漏,有人就要承担“投降主义”和“乱党毁党”的罪责。共产党的党棍就是这幺些人,说着毛式海阔天空的话,用心却又是很凶险的。

()
——转自新世纪

◆我的意见
上一篇:
下一篇: